• <strong id="lmiwr"><span id="lmiwr"></span></strong>
    1. <code id="lmiwr"></code>
      1. <font id="lmiwr"></font>
      <font id="lmiwr"><span id="lmiwr"></span></font>
        天涯招考網 >范文 > 黨團范文 > 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

        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

        更新時間:2019-11-25 來源:黨團范文

        【www.nthchapter.com--黨團范文】

          近年來,蒙政府由于經濟困難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中國的二連等地的蒙古族富裕的生活對牧民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包括很多上層人物,越來越為中國的經濟發展特別是內蒙古的相對繁榮與富足所吸引。據流傳,到目前為止,蒙古大呼拉爾議會已經43次提出回歸中國的建議,但礙于國內阻力強大,議會每次都是駁回提議。天涯招考網今天為大家精心準備了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

          習近平赴蒙古國有蹊蹺,傳聞蒙古多次要求回歸中國遭北京拒絕。北京時間8月21日至22日,應蒙古國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邀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對蒙古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是習近平就任國家主席后首次出訪蒙古,也是中國國家主席時隔11年后再次訪蒙。

          對于蒙古國,+相信不少人比較有難以割舍的感情,因為自古以來,外蒙古就是中國領土。元清時期,更是設立了政府機關管理蒙古地區。直至清末民國初年,外蒙古才在北方俄羅斯的干擾下獨立了出去。在歷史上,外蒙古作為我國領土的事實是不容否認的。可是,時隔N年,坊間流傳,蒙古國多次要求回歸中國,可是卻遭到北京拒絕,這究竟怎么回事呢?

          據流傳,到目前為止,蒙古大呼拉爾議會已經43次提出回歸中國的建議,但礙于國內阻力強大,議會每次都是駁回提議。加之外國勢力不斷滲入,美國,日本,韓國,都不希望蒙古回歸中國。尤其是俄羅斯,蒙古的獨立涉及到俄羅斯巨大的利益,俄羅斯是堅決反對蒙古回歸中國的,俄羅斯一直視蒙古為與中國的緩沖區,一旦有朝一日中俄關系緊張也好不至于直接與中國針鋒相對。

          近年來,蒙政府由于經濟困難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中國的二連等地的蒙古族富裕的生活對牧民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包括很多上層人物,越來越為中國的經濟發展特別是內蒙古的相對繁榮與富足所吸引。

          但另一方面中國要想在政治版圖上“收復”外蒙古也將是非常遙遠、甚至幾乎不可能的事。一來,蒙古國內部對于“回歸”中國畢竟還有很大阻力,而且即使那些“回歸派”構想的合并形式也與中國的意愿有一定的差距。二來,國際上的阻力,包括美、日,特別是俄羅斯,必將非常激烈。畢竟在國際戰略和國防發展上我們還有求于俄國。三者,中國境內蒙古族對此事的反應也步可忽視。需要指出的一點是,中國的蒙古族對國家的效忠是勿庸置疑的。如果說“藏獨”、“疆獨”在藏、維民間還或多或少有一定的社會基礎的話,那么所謂“蒙獨”則純粹是極少數蒙族知識分子和海外反華勢力的意淫。

          盡管如此,很多內蒙的蒙族人也不愿意見到一個獨立的蒙古國徹底消失的局面我想這種情緒應該是可以理解的。

          貿然地“收復”外蒙古可能會在內蒙民眾中造成抵觸情緒。蒙古屬內陸國家,只于中俄兩國接壤,這樣決定三種立國策略,或親俄或親中或平衡各方力量,目前蒙古立國策略為平衡各方力量,為本國謀取最大利益。蘇聯解體前,蒙古國內無軍隊,防務由蘇聯提供。

          蘇聯解體后,蒙古初步設立了義務兵制度招募邊防軍。但蒙古只于中俄兩國接壤,全民皆兵也不能保證得到國土的100%安全。因此軍事力量基本沒有。事實上,蘇聯國內曾認真考慮過將蒙古納入過加盟共和國,提供永久防務但由于蒙古強烈反對而作罷。

          俄國因國內疲憊無力對遠東地區控制大步減弱,蘇聯解體對中國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對整個世界的做出巨大的貢獻,華夏民族收益頗多,陸軍的軍費向空軍海軍轉移,才有了逐步強大的空軍和藍海艦隊,有了數十年相對安全和平建設時期,可以真正接近到解決臺灣問題的可行性行動,軍事科學取得長足的進步,迅速取得了蘇聯解體后留下的意識形態的真空區(中東伊朗,埃及,敘利亞,拉丁美洲古巴,危內瑞拉,玻利維亞等這些傳統的蘇聯勢力范圍),這在蘇聯解體前是不可能做到的。同時也給蒙古回歸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遇。蒙古大呼拉爾43次提出回歸中國,但中國目前仍沒有任何積極評價與響應。

          蒙古回歸時機未到

          一是蒙古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主要處于中俄之間,如果蒙古回歸中國,則無疑給中俄關系蒙上陰影,而破壞中俄合作的戰略大局。蒙古的戰略地位如荊州一樣重要,中俄都發展與蒙古的友好關系,對穩定中俄邊境和蒙古國內形勢大有好處。否則,如果蒙古回歸,則令俄羅斯如臨大敵,不利于俄羅斯的崛起。俄羅斯的弱小,則使美國就集中精力威脅中國,這就破壞了我們的大戰略利益。

          二是我們還不夠強大,在統一祖國的諸多問題中,蒙古是排在后面的,遠沒有臺灣、釣魚島、南海重要,我們不能因蒙古主動回歸,就接受。在這些問題沒有解決前,蒙古回歸的時機就不可能成熟。很簡單的道理,國家不強大,就不能因為為統一而統一,而喪失大好的發展實力的時機.

          三是蒙古回歸的動機并不強烈,意志并不堅決,有投機嫌疑。蒙古現在與美國、日本都發展友好關系,而且與美國搞聯合演習,美國在蒙古駐軍,等等表明,蒙古回歸,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離間計陰謀,目的是使中俄之間相互猜忌,相互因蒙古而爭斗,而失去合作和信任。

          四是作為中俄來說,要聯合發展與蒙古的關系,把美國和日本的勢力趕出蒙古,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盲目接受蒙古并不堅決的回歸。主動聯合俄羅斯,達成諒解,共同發展與蒙古的關系,這才是我們的最佳對策。

          所以,我們愛國,不能盲目,要有戰略頭腦,要考慮國家的長治久安,考慮國際形勢,才做出最佳的決策。

          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

          中國這兩年的變化在國際上有目共睹,不少國家已經開始把中國劃入強國一列,并給予了應有的尊重。但不是所有國家都一樣。

          說到蒙古,可能大家會將其跟內蒙古搞混。實際上,蒙古國我們一般稱為外蒙古,當初分裂出去后,網上經常會傳出一些關于蒙古專家說要回歸中國的言論,其實都是不正確的。兩國雖然沒有擺到明面上來,但外蒙古的人多少是有些仇視中國的。畢竟歷史上他們統治了中國一百年,而后中國又反過來統治了他們三百年。也正是基于這層關系,蒙古人對于中國的了解普遍不深。前不久,還有蒙古人自豪的問中國:我們已經可以隨便用電了,你們中國能做到嗎?

          這些蒙古人雖然沒有出生在那個動蕩的年代,但從小接受的教育便是與中國敵對的,為此對中國一直抱有敵意。但苦于蒙古受限于地形,這么多年過去,他們依舊非常落后,所以并沒有多少機會接觸到中國。再加上一直存在的攀比之心,他們才會發出在我們看來如此可笑的質問。

          事實上,我國一直以來給予蒙古的照拂不算少,但兩國關系并沒有什么改變。不知道大家對此怎么看呢?

          蒙古國2020年回歸中國

          最近幾年從中國網上到個別報紙媒體,印象中在《參考消息》上也看到過,都一直有人在炒“蒙古國大呼拉爾討論回歸中國”。幾天前又看到新浪網上的一篇文章仍在說“蒙古國大呼拉爾第43次正式提出回歸中國”。下面摘錄《鳳凰周刊》2010年第32期“陌生的外蒙古”專題的一段話:“近年來,在中國大陸網上熱炒的《蒙古國大呼拉爾討論回歸中國》的假新聞,同樣傳回了蒙古國,并廣為人知。蒙古國有些通曉漢語的大學生,常逛中文互聯網,此則假新聞被翻譯成蒙文后,又被轉帖到蒙古互聯網上,原始假新聞及中國網民在跟帖中對此熱烈美好想象,讓看到它的蒙古人極為憤怒,它不但讓無數人痛罵“想入非非”的中國人,還經過無數次網上網下“變形轉播”,讓不少蒙古老百姓誤以為‘中國將來會吞并蒙古’,加劇了對中國的防范排斥意識。也就是經過《鳳凰周刊》記者實地到蒙古國采訪,證明了蒙古國大呼拉爾從沒有討論過蒙古回歸中國這回事,這是徹頭徹尾的造謠。遺憾的是雖經《鳳凰周刊》明辨是非,以視正聽,但仍有人還在瞪著眼睛胡說。

          《鳳凰周刊》記者在蒙古國采訪專門研究中蒙經貿關系的蒙古科學院學者旭日夫先生時,他也提到此事,“這造成很大負面影響,不利于在蒙古生活的中國人”。

          所謂“蒙古國大呼拉爾討論回歸中國“是個徹頭徹尾的假新聞,卻被無休止地泛濫轉播。在某種程度上都影響到了中蒙兩國之間的關系,至少讓蒙古老百姓很”痛恨“中國,連小學生都認為“你們中國對我們有野心“。憑空造這種謠言貌似愛國,實則害國,無比可恥!這已經不是一廂情愿發泄一種民族情緒,而應該懷疑其是一種別有用心。任何人都可以對歷史有自己的見解和認識,也可以自由發表自己的歷史觀。但別無中生有,造謠生事。

          1993年4月人民中國出版社出版了師傅主編的《外蒙古獨立內幕》一書,我手中仍存一本,此書始出即被禁,我想也是擔心會影響中蒙國家之間的關系。呼吁大家如網上再出現“蒙古國大呼拉爾討論回歸中國“之類的造謠言論,大家要一齊聲討,別讓其敗壞中國人的名譽。

          我多年前去過蒙古國。蒙古國現用的新蒙文是以俄文為基礎改造的,蒙古國蒙語的外來語全是俄文,俄羅斯對蒙古的影響實際遠遠大于中國。蒙古國老百姓對中國的心態防范為多,親近很少,距離感很強。我這里不再啰嗦,如要了解這方面更詳細情況,請閱讀《鳳凰周刊》2010年第32期蒙古國專號。

        本文來源:http://www.nthchapter.com/fanwen/131345/

        京ICP備18066668號

        CopyRight 1996-2018 http://www.nthchapter.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招考網 版權所有

        欧美综合在线激情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