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lmiwr"><span id="lmiwr"></span></strong>
    1. <code id="lmiwr"></code>
      1. <font id="lmiwr"></font>
      <font id="lmiwr"><span id="lmiwr"></span></font>
        天涯招考網 >英語 > 中小學英語 > [張愛玲哪部作品未提到月亮]淺析張愛玲小說中月亮的象征意義

        [張愛玲哪部作品未提到月亮]淺析張愛玲小說中月亮的象征意義

        更新時間:2018-11-04 來源:中小學英語

        【www.nthchapter.com--中小學英語】

        摘 要:張愛玲的小說以意象豐富著稱,其中,月亮意象是用得最多的一個,她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對月亮意象進行了描繪,本文就從張愛玲小說中反復出現的月亮意象著手,嘗試分析其典型的象征意義。

        關鍵詞:張愛玲 小說 月亮 象征

        張愛玲在她的小說中,很多地方都用到了月亮這個意象,她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對月亮意象進行了描繪,有寒冷的、光明的、朦朧的、同情的、傷感的、殘缺的等等,每次月亮的出現,都具有不同的、獨特的象征意義。

        一、女性意識的體現

        張愛玲的女性意識與她小說中的月亮意象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把女人和月亮聯系起來,當然不是張愛玲的首創,在古代神話傳說里,太陽就是男性,而月亮就是女性。像中國最早的月亮神就是女神常羲:美麗、溫柔,而太陽是留給男人們自居、自詡的偉岸、雄壯。月亮自有月亮的便宜之處:無須費力發光,但仗他者生存。久而久之,女人便在月暈中安身立命了。

        到民國時期的張愛玲,接過了女人是月亮的傳統象征,但她顯然不滿足于傳統。她從小就不能接受重男輕女的觀念,要銳意圖強,然而她又不得不承受傳統因襲的女人難以擺脫的悲劇性命運。于是,她對女性本體進行反思,而且還巧妙地利用“月亮”這一由來已久的象征進行闡述。她以個人的獨特感悟為先導,不再繼續稱頌女人作為月亮多么美麗和充實,而是揭示女人作為折光、陪襯、從屬物的月亮是多么蒼白和空虛,意在給女性一個警示。

        在《霸王別姬》里,張愛玲就從虞姬的慷慨赴死中發掘出女性的覺悟:“如果他(項王)是那熾熱的、充滿了燁燁的光彩、噴出耀眼欲花的ambition的火焰的太陽,她便是那承受著、反射著他的光和力的月亮。”[1]當項王在垓下突圍前在帳中熟睡,虞姬想到項王無論成功與否,她都“僅僅是他的高吭的英雄的呼嘯的一個微弱的回聲”。這里,虞姬作為一個獨立的人,對自己不獨立“活著”,并因為他(項王)的富貴而富貴的人生價值目標進行反思和否定,她對女性的月亮地位做出了徹底反省:即使像她這樣的西楚霸王的寵姬,也不過是一個任人擺布的玩偶,敗則惟恐落入敵手,夫主恨不能親手血刃,勝則得一封號,同時也封死了青春與前程,既然如此,何不親手結束自己的生命。她不愿繼續做“月亮”了,于是,“霸王別姬”實乃“姬別霸王”。

        《金鎖記》就烘托出了像那濕潤而凄清的月亮的芝壽。她被這丈夫不像丈夫,婆婆不像婆婆的瘋狂世界折磨得萬念俱灰,在丈夫陪著婆婆連燒了兩個晚上的大煙之后,她發現天上懸著一輪滿月,月亮白得十分反常,“像是漆黑的天上一個白太陽,投下了滿地死寂的藍影子”[2],芝壽通過月亮看清了自己的命運。“月光里,她的腳沒有一點血色——青、綠、紫,冷去的尸身的顏色”[3],她未死就已嘗到了死亡的悲哀,她知道,只有死,才能擺脫這畸形的社會、畸形的家庭,最后,她終于如愿以償地永辭了這瘋狂的世界。

        虞姬與芝壽為了不愿繼續做月亮,選擇了同一條出路,那就是死,雖是蒼涼,但還是走出了告別男性價值體系的第一步。張愛玲用她獨特的眼光,展示出了女性與男性精神相抗衡的第一步。不愿繼續做月亮的女性就是對傳統的反叛,這是張愛玲帶有20世紀女性主義色彩與個人體悟的闡釋,這里,月亮意象就是女性意識覺醒的體現。夏志安說“她的靈魂的根是插在中國泥土深處里,她是真正的中國小說家”[4]一點都不為過。

        二、人物心理的烘托

        張愛玲對月亮色彩的印象捕捉,充分顯示了她藝術思維的獨到與精細。她筆下的月亮,對應著人物的情緒、感受和印象,有機地嵌入到人物的心理過程中,形象地烘托出人物的心理特征。

        在《金鎖記》里,張愛玲擺出了兩種人對三十年前月亮的看法——年輕人想象中的月亮和老年人回憶中的月亮:“年輕的人想著三十年前的月亮該是銅錢大的一個紅黃的濕暈,像朵云軒信箋上落了一滴淚珠,陳舊而模糊。老年人回憶中的月亮是歡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圓,白;然而隔著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帶點凄涼”[5]。年輕人未曾經歷過三十年前的月亮,只能夠憑借想象,在年輕人的心中,月亮也就成了陳舊而模糊的影子。而描寫老年人眼中的月亮則采用了相反的描寫手法,“月亮是歡愉的,比眼前的的月亮大,圓,白”。老年人經歷過,可以充分地回憶,結果當然是“大,圓,白”,美麗而凄艷。事實上,三十年后的月亮仍然是三十年前的那個月亮,老年人看起來的“歡愉的月亮”在年輕人眼中卻是悲哀的,是年輕人對過去的不理解,是與老年人的互不理解,是隔膜和膚淺的樂觀。張愛玲用同一個月亮烘托出了不同人物的心理反應。

        而《沉香屑·第一爐香》中的葛薇龍,因為父母要回上海,她為留在香港讀書,不得不硬著頭皮去求告生活放浪、名聲狼籍、一向與父親不合但卻十分有錢、生活奢靡的姑母。她的求告成功了,姑母答應出錢供她讀書并讓她住在她的家里。她很高興——她可以繼續在香港讀書了,但又很惘然——姑母的家里充滿了滿清末年的淫逸空氣,她內心想“我既睜著眼走進了這鬼氣森森的世界,若是中了邪,我怪誰去”。所以,在第一次造訪姑母,從姑母家中出來時,張愛玲就這樣描寫葛薇龍眼中的月亮:“這邊太陽還沒下去,那邊,在山路的盡頭,煙樹迷漓,青溶溶的,早有一撇月影兒。薇龍向東走,越走,那月亮越白,越晶亮,仿佛是一頭肥胸脯的白鳳凰,棲在路的轉彎處,在樹叉里做了窠,越走越覺得月亮就在前頭樹深處,走到了,月亮便沒有了。”[6]此時,月亮就象征著葛薇龍的心情,輕快明亮卻又起落不定,前路又像月亮那樣似乎看到了,走近卻又沒了……

        三、環境氛圍的渲染

        在張愛玲的小說中,她極力地創設典型生動的環境氛圍,她描寫的環境樸素淡雅、典型自然,又揉入月亮的描述,加以奇特的想象,渲染了不同的環境氛圍。

        如作品《牛》開篇對環境的描寫:“黃黃的月亮斜掛在茅屋煙囪口上,把濕茅草照成一片清冷的白色,煙囪里正蓬蓬地冒著炊煙,熏得月色迷迷蒙蒙,雞已經關在籠里了,低低地,吱吱咯咯叫著。”[7]這段文字的寫法很特別,像電影的開頭一樣,用月色的迷迷蒙蒙,把空間和時間描述得很模糊,但卻又營造出一個基本的場景,給人一種蒼涼的感覺。最后,當悲劇的主人公祿興被牛頂死后,張愛玲又這樣描寫夜景:“黃黃的月亮斜掛在煙囪上,被炊煙薰得迷迷蒙蒙,牽牛花在亂墳堆里張開粉紫的小喇叭,狗尾草簌簌地搖著栗色的穗子。”[8]一個人的生命結束了,可生活仍在繼續,月亮照樣升起,周圍的一切都沒有變。與自然相比起來,人是多么的渺小、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一個農村無產者租來的牛不聽使喚,自己最終慘死在牛角底下,張愛玲通過對月亮的描述,使作品又增添了冰冷、殘酷和感傷的氛圍。

        四、結語

        “月亮”在張愛玲小說中的每一次升起,都帶著不同的感情色彩,具有不同的象征意蘊,張愛玲借助月亮這個意象,以獨特的構思,用一種看似漫不經心實則老練至極的語言,為我們營造了豐富多彩的意境,構筑出一曲永恒的“月光曲”。

        注釋:

        [1][2][3][5][6][7][8]徐看編:《張愛玲小說全編》,海拉爾:內蒙古文化出版社,1996年版。

        [4]陳子善編:《私語張愛玲》,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1996年版,第47頁。

        (呂偉璇 廣東省潮州衛生學校 521041)

        本文來源:http://www.nthchapter.com/yingyu/28360/

        推薦內容

        為您推薦

        京ICP備18066668號

        CopyRight 1996-2018 http://www.nthchapter.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招考網 版權所有

        欧美综合在线激情专区